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观赏鱼

>

品种介绍

>

鱼缸里的黑色天使,帮鱼儿拔鱼刺

鱼缸里的黑色天使,帮鱼儿拔鱼刺

更新时间:2018-07-17     责任编辑:小编   

帮鱼儿拔鱼刺()

心得

家里养了一缸日本锦鲤鱼,与鱼儿相处的时间长了,锦鲤鱼似乎也认识了我。每当我靠近鱼缸,鱼儿们会迅速游到我面前,不停地摇头摆尾。其中有一条我叫它“花头“的大锦鲤鱼更是讨人喜欢。买来时才十几厘米的个头,不知不觉已长到四十多厘米长。金黄色的外衣镶嵌着点点黑色的花纹,更神奇的是在它的上嘴唇上竟然长着一撮乌黑的绒毛,好像旧时日本人的仁丹胡须。“花头”从小就好玩,鱼缸底铺着的大大小小五彩的玻璃弹子,它一高兴就吸了一颗弹子含在嘴里,一边游一边嘴里不停地盘着。约半分钟弹子会吐出来。这时水缸里就会传出幽幽的“的的得得”弹子落到缸底的声响。

两星期前,我妻子从菜场买菜回来,带回几条小昂刺鱼,说是鱼摊老板娘送的,让她养着玩。第二天上午给鱼缸清洁过滤网时,发现“花头”的嘴里拖着一条小昂刺鱼。小鱼的上半条身子已经在“花头”的嘴里了,下半截却挂在嘴外。噢,原来“花头”这家伙正在贪吃野食呢。到了傍晚,我才发现含在“花头”嘴里的半条昂刺鱼,还是原样不动地挂在它的嘴上,而它在水里的游动却明显迟钝缓慢了许多。不好!出事了!昂刺鱼的背部有一根昂起的十分坚硬的刺,看来“花头”是被这鱼的硬刺卡住了嘴。我和妻子急忙用网兜把它捞了上来,帮它拉掉了挂在它嘴上的半条昂刺鱼。

隔天清晨,早起的妻子在厅里高喊:“快来呀!”我奔到鱼缸边一看,“花头”蔫搭搭的,无精打采地半浮在水面上,可怜兮兮地勉强睁着一双哀求的眼睛。那根硬刺可能还在“花头”的嘴里呢。捞上来的“花头”不停地蹦跳着挣扎着,当我们直接用手去拨它的嘴时,“花头”便安静下来,它知道我们又在救它呢。这次,我们可看仔细了,在它嘴的上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凸点,那根鱼刺快要顶出它的体外。我找出了电工尖头钳,在煤气上烧了烧,权当消毒。我颤抖着把钳子伸进“花头”的嘴里,由于根本无法看清那根刺的位置,一切都凭手上的感觉。我的钳子终于碰到了那根硬刺,好不容易钳住了,我开始慢慢地向外拉,终于大功告成。我擦了把汗,低头看拔出的那根昂刺鱼刺,足足有二厘米长,十分坚硬。为了防止鱼儿伤口感染,我找出一粒罗红霉素胶囊,大约十分之一的用量,倒入鱼的嘴内,这才重新把它放回鱼缸去。

拔刺后的几天,为了有利鱼嘴内伤口愈合,我停止了每天喂小鱼,改用鸡蛋黄喂食,一星期后,“花头”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如今它仍是鱼缸中的航空母舰,每天在水中横冲直撞着,高兴时不停地吸吐着玻璃弹子。稍有不同的是,每次我走到鱼缸边,它摇头摆尾更起劲了,那双闪烁着的大眼睛,仿佛在说:“谢谢主人给我动手术。”(新民晚报)

鱼缸里的黑色天使()

故事 介绍

趣闻

忙忙碌碌,我每天都趴在鱼缸的平面上,擦来蹭去,蹭去擦来,这就是我一天生活的全部概括。

我喜欢平滑的鱼缸壁,喜欢在那柔柔的水中吮吸凉凉的玻璃面的感觉,喜欢看到鱼缸因为我而变得光滑,喜欢看到家人透过清亮的鱼缸壁观赏鱼儿的眼神。这或许是我能为主人所做的最幸福的工作。

“清道夫”——人类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并不够好听,不过倒是准确地揭示了我的特点,所以我不算很喜爱,也不是很厌恶,只是顺从地接受着。如果有一个名字能够更艺术,更诗意一点,或许我会更喜欢。不过,如果只是哗众取宠,取一个好听而不中用的名字,这也不是我的追求。

说起我的食物来,其实是挺让人类恶心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我的这个特殊的食物,才让鱼缸里鱼儿的粪便能够不污浊缸底,那些美食对于我没有太大的诱惑,我只喜欢吃大家不爱吃的食物,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能让自己填饱肚皮,我觉得值了。

我的样子不算好看吧?没有那些海底鱼类的妩媚动人,也没有金鱼的娇艳欲滴,没有凤尾鱼的活泼可爱,没有地图鱼的剽悍抢眼,大概就是那么一个平常的黑色,所以让我与那些鱼儿的粪便为伍。我不会与鱼儿争抢食物,反而会帮助它们能有一个更为洁净的环境。虽然我平时不喜欢和其他的鱼儿交流,只会把嘴放在下面,让它们看不到我的悲伤。

每天,从鱼缸中能看到一丝光明之时,我就开始移动我的身子,在玻璃鱼缸上磨来蹭去,我不喜欢污浊的环境,不喜欢阳光穿不透鱼缸的感觉,我要把鱼缸磨得锃亮,让第一缕阳光就能照射进我们一起的家。

虽然不如泥鳅,可以被人们食用;不如鲤鱼,可以让大家饱餐一顿;也不如观赏鱼,有一个漂亮迷人的外表;也不如青蛙,可以跳来跳去,水陆两栖。但是,我就是我自己,我爱我自己,爱我天生的外表,爱我天生的兴趣。

我,就是鱼缸里的“黑色天使”。

关注订阅号 最新资讯及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