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猫猫

>

喂养知识

>

人道毁灭的虐猫者被判刑

人道毁灭的虐猫者被判刑

更新时间:2018-05-18     责任编辑:阿楠   

人道毁灭的虐猫者被判刑

【描述】当时的目击者称,当日晚上,这只被香港街坊称为“阿m iu”的花

,在顺天邨楼上觅食时,被四男一女追赶,其中前面两名男子不停地像踢足球一样追着踢这只花

。花猫被踢倒在地上,滚动发出哀嚎,更负伤吐血。

小花猫口吐鲜血的照片真是让人不忍同时也在愤恨虐猫者真是没有人性,因为市民不满施暴者的残忍行为,将其小花猫照片和虐猫行为发到网上,立刻引起了人们和政府的关注,现在施暴者也因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目击者介绍虐猫过程

当时的目击者称,当日晚上,这只被香港街坊称为“阿m iu”的花猫,在顺天邨楼上觅食时,被四男一女追赶,其中前面两名男子不停地像踢足球一样追着踢这只花猫。

花猫被踢倒在地上,滚动发出哀嚎,更负伤吐血。但虐待行为并没有停止,随后其中一人再次将花猫踢至半空并跌在远处的地上,后肢严重受伤,花猫只能靠前肢撑坐在地上口吐鲜血,双眼流泪痛鸣。

最后街坊发现重伤的阿m iu,将其送往兽医处检查为时已晚,它已经重伤难治,最后只能人道毁灭。街坊从目击者中得知事情经过后,报警并将垂死花猫的照片上传到网络上,引起网民的极大愤慨。香港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在数日内将两男一女拘捕。

动物也应受尊重和保护,不能因受害的是猫轻判

法庭不会因受害者是猫而忽视此案的严重性……被告残酷、没恻隐之心,案发时(原被告)嬉笑,只为玩乐,得到快感。脆弱的小猫受持续脚踢……非即时死亡,其后被人道毁灭……痛苦持续非笔墨能形容;法庭要向社会带出正面信息,除人类外,动物的生命都应受到尊重和保护。

香港顺天邨虐猫案,3名早前被裁定残酷对待动物罪名成立的被告,其中两名男子在观塘裁判法院被判即时监禁16个月。另一名女被告,法庭等候报告,押后判刑。

案发于前年11月,一只猫被发现在顺天邨天池楼11楼梯间重伤吐血,怀疑被人当皮球踢,需要人道毁灭。有街坊拍下照片,原本有4人怀疑涉及案件,其中3人罪名成立,另1人脱罪。

女被告是“瘾君子”被押后判刑

被重判入狱16个月的两名男被告,分别是苏柏林(23岁)及杨翘宇(26岁),同案女被告江嘉敏(18岁)则因年少且染有毒瘾,押后至本月16日判刑,其间还须押至戒毒所。被告杨翘宇一方于判刑后随即要求保释等候上诉,但是暂委裁判官戴昭琦认为案情严重,拒绝保释申请。

裁判官判刑时表示,法庭高度重视这宗案件,不会因受害者是猫而忽视案件的严重性,更斥责众被告向“阿Miu”施虐时不断嬉笑,“只为玩乐和得到快感,漠视小猫的痛苦”。裁判官说,脆弱的“阿Miu”受持续脚踢直至不能动弹,所受的痛苦“非笔墨能形容”,最终更要人道毁灭。因此,即使被告施虐时间看似短暂,但其行为令人感到“厌恶和不齿”,须判处阻吓性的惩罚。

被告表示判刑过重要求上述 以往案件不同于此案

本案两被告因虐待“阿Miu”被判刑16个月,是同类案件的最重刑罚,其中一名被告已表明会上诉。香港大律师陆伟雄称,不能因过往案件最多判刑几个月,便认为此次判刑过重或“一定能上诉成功”。由于每个案件的严重程度不同,过往案件判刑不如本案重,或许是因法庭“未遇过那么严重”的案情。若被告日后提出上诉,判刑获上诉庭肯定,本案可以成为案例,具有约束力。

陆伟雄说,案情的严重性,在于被告有没有“不当地将动物的痛苦延长”、犯案后果、被告犯案意图及年纪等。根据香港《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虐畜罪最高刑罚为罚款20万元及监禁3年,本案裁判官认为案情的严重程度为中等,以18个月为量刑起点,因被告个人背景减刑至16个月,量刑起点正是最高刑罚的一半。

这次对动物的严重虐待引起了网友的不满,法官对被告人的判决也让人们认识到法律的威严也让网友拍手叫好。不能因为猫咪的生命没有人命重就从轻判决,网友纷纷表示判决起到了一定的制约力,为那些虐待动物者给予警告的作用,从而也保护了流浪动物的生命。

90后虐猫保安否认虐猫对被打记者道歉

【描述】近日一则保安虐

案引起人们的关注,保安殴打记者并砸摄像机的行为更是让人气愤,最终被派出所民警带走。昨天下午这两名虐

者对记者表示歉意,面对记者采访虐猫事情两人都表示否认,声称自己当时不是虐猫而是逗猫,据悉这两名保安都是90后。

近日一则保安虐猫案引起人们的关注,保安殴打记者并砸摄像机的行为更是让人气愤,最终被派出所民警带走。昨天下午这两名虐猫者对记者表示歉意,面对记者采访虐猫事情两人都表示否认,声称自己当时不是虐猫而是逗猫,据悉这两名保安都是90后。

保安称自己当时在“逗猫”不是“虐猫”

昨日上午,两名虐猫保安出现在福田区福田派出所,两人均是90后,小李今年19岁,小曹20岁,两人均表示歉意。

市民拍下的视频显示,小曹当时用透明胶圈在猫的脖子上,随后提着透明胶将猫吊了起来,小猫四爪不断挣扎。不过,小曹对此却矢口否认,并不承认自己虐猫,而是“逗猫”。

面对记者的采访,小曹还没开口便痛哭流涕。他说,两人15日傍晚并不是“虐猫”,而是“逗猫”。他回忆,14日中午,一只野猫在横过福田人民医院旁边的马路时,被汽车碾压身亡。小曹说,他见到后十分难过,因为他本人对猫颇为喜爱。

15日傍晚,他与另一名保安见到一只野猫,由于担心野猫再次被汽车碾压,便把猫抱到屋檐下。对于大家关心的视频中小猫的最终去向,小曹表示,他在当天已经把小猫放回了草地,现在去哪里了,已经无人知晓。

被保安砸坏的摄像机物业公司进行赔偿

昨日下午,福田警方向媒体通报,殴打记者的保安谭某,被警方以故意损害财物罪对其刑事拘留,目前被关押在福田看守所。

涉事的深圳市明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表示,他们将以此为戒,对公司员工进行教育。对于被砸的摄像机,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将会做出赔偿。

至于哪件事情才是真实的由于小猫去向不明只能不了了之,当时保安打人的行为情节严重是不能够宽恕的,现在已经被警方刑拘。物业公司公开对两名保安的处分结果,这两名保安真实“赔了夫人又折兵”后悔不已。

关注订阅号 最新资讯及时看